什么樣的童詩能真正走近兒童?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時間:2019年08月08日

詩歌在小學教材中的占比一直是大家關注的話題。據教育部統編本中小學語文教材總主編、北京大學教授溫儒敏在《教育家》雜志2019年6月刊中介紹,“部編本”語文1~6年級12冊教材共選古詩文132篇,平均每個年級20篇左右,約占課文總數的30%。另據統計,現行語文教材共收錄課文(含略讀與選讀課文)369篇,現代詩29首,占所有課文比例約為8%。(因小學語文4~6年級“部編本”教材未上市,統計教材為:1~3年級 “部編本”,4~6年級 “人教版”。)金波的《雨點兒》《陽光》《樹和喜鵲》《沙灘上的童話》《雨中的樹林》《我們去看海》6部作品入選教材。此外,在教育部2016年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室)推薦書目中,小學類推薦書目3347種,涉及現代詩歌的作品19種。金波共有6部作品入選。

80歲還能寫詩

才是真正意義的詩人

高洪波(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主任、兒童文學作家):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在巨變,中國文學與中國兒童文學也在巨變,但金波先生卻無大變化。他當年闡述過自己創作兒童詩的動機:“我希望兒童詩能在感情上給孩子們帶來營養,使他們獲得心靈的健美、思想的閃光。兒童詩應該讓孩子們從小在美的享受中,不知不覺地接受教育,猶如雪花在不知不覺中融化于土地,變成絢麗的色彩。”這一觀點至今仍然適用并屬于金波,他的詩歌、童話乃至散文的創作,同樣屬于這《金波60年兒童詩選》書中的每一個文字。無論是低幼或是少兒年齡段,金波甚至專門研究十四行詩并有獲獎作品,他對音樂的修養使得其詩作有近似透明的韻律,事實上金波以詩意入歌詞,為共和國少年們留下大量童年歌曲,跨屆創作的金波,把童話,小說,故事,繪本諸多品種一一操持,但毫無例外的是注入了金波典型的風格:不一樣的詩意。 從這個意義上而言,金波是一個本質上的詩人,一個立足傳統面向未來目光四射的詩人,18歲的年紀人人都是詩人,可如果你80歲還能寫詩,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詩人。

好的詩歌是寫給眼前的孩子的

朱永新(全國政協常委、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在我們的晨誦教材中,金波的詩歌是不可或缺的。據統計,《新教育晨誦》中選入了16首金波老師的詩歌。在我們選詩的過程中,會有意控制同一位詩人入選詩歌的數量。金波老師能入選這么多詩歌,因為,他的詩歌確實離孩子們很近。在金波的兒童詩中,很多故事是他童年發生過的,但是他同時又很清楚自己的使命:他的詩是寫給眼前的孩子的。他的許多童詩很有現場感,小讀者仿佛親臨其境。在他的詩里,所有的動物、植物都是由生命的,都是可以和他交流對話的。這也與他主動汲取中國民間童謠的滋養有很大關系。

好的詩歌讓讀者感受語言之美

提升母語使用能力

白 冰(兒童文學作家、接力出版社總編輯):詩歌對思維語言的訓練有著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讀好詩,可以讓孩子從小感受語言之美,漢語的韻律節奏之美。學會詩意的語言,詩意地表達。金波老師對中外經典詩作,中國傳統童謠都有很深入的研究和探討。他的詩作,從意象到意境到語言都非常美,是一種純凈之美、童心之美,詩中有美的節奏和韻律,詩中有跳動的色彩,詩中有大自然給我們的芳香,詩中有永遠新奇的不相關事物的美妙的連接。每個字、詞、句,都充滿了魔力和靈性。像《天綠》《紅蜻蜓》《春的消息》《云》這對于讀者感受母語之美,提升語言使用能力,會起到極大的作用。我想,這也是金波老師成為選入中小學語文課本作品最多的作家的一個主要原因。

“過濾”幽暗 留下美好

謝 冕(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詩歌研究院院長、評論家):金波不老,他本身就是一個充滿童心的、永遠不老的兒童。我讀金波,文字的清新、透明、活潑而充滿童趣且不用說,更重要的是,他的字里行間無處不在的美麗而稚樸的心境,這是金波之所以是金波的、他的存在有別于他人的特性。他的這種不老的心態,是他生命的存在方式,質言之,是他的“特異功能”。螢火蟲之歌,紅蜻蜓之歌,以及白天鵝之歌,一首又一首美麗的兒歌,寫的都是關于成長,關于學習。關于親情和關于生活的感興和意念。金波的詩文,用語淺近明快,總是易于上口,適合少兒朗讀和吟詠。作為作家的金波內心當然清楚,世間有很多的不美的事物,對于我們成年人來說,更有很多的憂患。但是在金波這里,一切都被神奇地“過濾”了。他能夠通過內心的“篩選”,“淘汰”污穢和煩憂,而給天真無瑕的心靈在想象中留下一片晴朗的天空。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