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多位昆曲演員輾轉三地集訓
來源:錢江晚報 | 時間:2019年08月27日

  記者馬黎/文吳煌/攝

飛腳
從上到下依次為:練習水袖功、演員在排練集訓匯報演出

  夏天避暑有三寶:西瓜、WIFI和空調,昆曲人的夏天也有三寶:圓場、飛腳和跟頭。

  8月1日起,浙江昆劇團、上海昆劇團、永嘉昆劇團開展了為期一個月的“長三角”三地聯動集訓,從上海到杭州,再到溫州永嘉,150多位演員輾轉三地排練場集訓。

  過去我們說“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夏天是演出淡季,劇團人習慣歇夏,但是對于戲曲演員來說,還有另一層意思,“封箱歇夏不退功”,所以夏天要比平時練得更猛。

  猛到什么程度?昨天,錢報記者悄悄摸進了浙昆排練廳,滿場的飛腳、翻身……練得有多嗨,我們還拍了視頻,掃碼見識一下。

  每天1000個飛腳起步

  XL號練功服換成S號

  “熱熱熱,練練練”,浙昆排練廳,紅色橫幅圍滿全場,氣氛很嗨很刺激。

  上午9點,上課剛開始,暖場活動是什么呢——女生組50圈圓場、150個點翻身、150個矮翻身,男生組更狠,直接1000個飛腳。

  這數字什么概念?強度是日常訓練的好幾倍。

  “跑圓場也要笑!”指導老師看著一眾閨門旦演員,要求很嚴格啊。

  “啪、啪、啪、啪”,那邊,男演員已經排著隊,輪流以飛腳熱身。

  這個動作看似簡單,其實要求很高,演員在彈踢過程中,腳背必須與手掌相擊,聲要響。這還不算,旁邊站著一個指導老師,手拿一把刀——演員的腳背必須踢到刀背之上,才算過關。

  “五個五個來,要拍響!”拿刀的“教頭”眼睛毒辣辣地盯著刀背,意思是不僅要踢到,拍擊聲要“炸裂”,旋轉飛踢還要走直線。

  幾輪下來,小伙子們手掌拍得通紅,汗流浹背。但浙昆的00后武生演員的體能優勢也顯現出來了,這一組1000個飛腳拍得滿場響,練完,依然精氣神十足。

  而體型敦厚、滿頭瀑布汗的永嘉昆劇團花臉演員劉小朝走到垃圾桶旁,衣角一擰,剛換上的訓練服一小時不到就“熬出汁”。他說,自己以前有102公斤重,練了一個月瘦了10公斤,這樣再痩個5公斤不在話下,“減肥效果顯著啊。”

  而早在開訓日當天,上海昆劇團團長谷好好就放話了:“全國昆劇院團是一家,市場大了,大家才能好。這次集訓是青年人的競爭,將小溪匯集成大河,現在穿XL號練功服的人,爭取一個月后可以穿上S號!”

  現在看來,減碼毫無壓力啊。

  國家一級演員也來受訓

  戲是捏出來的,功是練出來的

  不只是小字輩,來受訓的還有大演員。

  上一輪在上昆集訓,浙昆參加的人里,有第六代“代字輩”00后演員,也有國家一級演員。因為機會難得。

  此次集訓邀請了藝術家李玉聲、陳熙儒等一同為集訓的藝術指導,上海昆劇團還派出了趙磊、丁蕓、朱俊作為技術指導,為大家“保駕護航”。

  “集訓請來這么多權威老師授課,這是一團之力做不到的。”浙江京昆藝術中心黨委書記周鳴岐說,毯子功、把子功、吊嗓壓腿等基本功是昆曲人的柴米油鹽,每一個抬腿的弧度,每一步臺步的穩健,都離不開從小基本功的訓練。這次集訓的目的,就是為了苦練內功,尤其要培養年輕一代不怕苦不怕難的狠勁,修煉為人、做事、從藝的品行素養。

  “浙昆第六代‘代字輩’的小朋友們非常幸運,剛進團就參加了昆曲界最具專業性、權威性的集訓,希望所有年輕人珍惜此次集訓機會,刻苦用功,長功長技,育人育魂。”周鳴岐在集訓動員會上說,功是練出來的,技是訓出來的,曲是拍出來的,戲是捏出來的,角是苦出來的。

  有意思的是,這次夏訓還打破了文武行的“壁壘”,也就是說,小生演員必須進行武行身段訓練,武生演員必須加強身段和唱腔訓練,閨門旦要練武旦的功,武旦要學習閨門旦的唱念,你什么都要會,力求通過集訓讓演員向文武雙全、唱作兼備的方向靠攏。

  “在同一個平臺上找差距,一出戲大家同時唱,讓杜麗娘舞長綢,小生學八大錘。”谷好好說。

  訓練效果好不好?8月31日下午2點,“三地聯動·夏季集訓匯報演出”將在浙江音樂廳舉行。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