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0年青年學子品讀文學經典大賽在上海啟動
來源:文匯報 | 時間:2019年08月29日

文/許旸

魯迅《狂人日記》

葉圣陶《倪煥之》

蕭紅《小城三月》

魯迅、茅盾、巴金、郁達夫、葉圣陶……這些耳熟能詳的文學大家,影響了一代代讀者。然而今天,有些年輕學子對他們的認知,僅停留在教科書里的名字,這種對中國現代文學的陌生感引起了文學界的高度關注。

日前,“與20部經典的上海相遇——2019-2020年青年學子品讀文學經典大賽”在上海啟動,組委會從新文學代表作家的作品中選出了包括魯迅《狂人日記》、柔石《二月》、葉圣陶《倪煥之》、巴金《霧》、施蟄存《春陽》、沈從文《菜園》等在內的20部經典,供參賽者從中任選一部撰寫評論。大賽組委會主任、上海文學發展基金會理事長、著名作家孫颙表示,文學創作及評論需要經典的精神觀照和脈絡延續,希望借此品讀經典的契機,提升年輕人的藝術感受和鑒賞力,再度挖掘新文學歷久彌新的魅力。

熟悉的西方書單,陌生的中國新文學?

大賽評委之一、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周立民從自己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入手,向記者介紹挑選這20部作品的初衷:“從一些閱讀報告中透露的數據來看,不少讀者似乎更熟悉米蘭·昆德拉、福樓拜、卡夫卡等國外作家,或是對一些流行暢銷書如數家珍,不是說讀這些不好,而是如果僅僅接受這樣單一的閱讀體系,是可怕的。”在周立民看來,“重西方輕本土”或“重古典輕現代”的失衡局面,亟待扭轉,而大賽的初衷正在于“顯示出中國新文學百年的眼光、底氣和根源”。

有一個觀點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同:重溫深讀五四時期新文學作品,不僅并不過時,在當下尤其有價值。因為從某種層面來說,新文學經典不僅直接影響了漢語傳統,也塑造著中國人的精神結構、心理方式、表達方式。與此同時,這批文學大家們的寫作經驗同樣值得今天的寫作和評論界繼續研究借鑒。比如郁達夫四年讀了千余種小說,會好幾種語言;巴金也掌握了日、俄、德等多門外語,翻譯寫作兩不誤;茅盾、周立波一邊寫鄉土文學一邊自如談論尤利西斯……事實上,當年余華在36歲時迎來創作中的重要轉型,正是從重新發現魯迅、重讀魯迅開始的。

重溫新思潮影響下的文學創作,對了解時代不無裨益

記者注意到,本屆大賽所開列的品讀書目,盡量選擇直接或間接與五四新文化運動有關的現代文學作品。大賽終評委之一、評論家王紀人說,它們從內容和形式上體現了五四新文化運動給中國現代文學帶來的影響,這對青年學子了解那個時代不無裨益。

其中,魯迅的《狂人日記》標志著中國新文學的偉大開端,郭沫若的《女神》為中國白話新詩和現代浪漫主義的奠基之作,二者均為開風氣之先;葉圣陶的《倪煥之》和柔石的《二月》可被視為五四以來的批判現實主義小說;而郁達夫《茫茫夜》塑造苦悶的“零余人”形象,以及施蟄存《春陽》寫一名與牌位結婚守節的女子,都顯示了藝術創作中的銳意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書目還選入了廬隱《象牙戒指》、丁玲《夢珂》、關露《新舊時代》、蕭紅《小城三月》等女性作家小說。王紀人表示,這些女作家,本身就是五四精神鼓舞下女性解放的結果:“她們走進大城市,走上文學乃至革命的道路,往往比男性付出更多,也更加勇敢。”相應的,她們的作品也表現了中國女性追求個性解放和社會理想的努力。恰如當年茅盾評價:“我們現在讀廬隱的全部作品,就仿佛再呼吸著五四時期的空氣”,她所描繪的一些青年形象,“是五四時期的時代兒”。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