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布克獎也開“雙黃蛋”,關注女性處境
來源:新京報 | 時間:2019年10月15日

撰文| 新京報記者宮子

  雖然沒能如諾獎賠率榜所愿獲得諾獎,但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獲獎在布克獎歷史上創造了幾個紀錄。她成為了目前年齡最大的獲獎者(87歲),而且成為了首位在小說尚未出版時便入圍布克獎名單,并最終獲獎的作家。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

  與諾貝爾文學獎不同,布克獎的頒獎對象不是作家,而是小說,且必須為一年內出版的作品。因此,阿特伍德在小說尚未出版之時便入圍終選書單,實在令人吃驚。在9月16日,布克獎名單尚未公布的時候,書店已經公然將“2019年布克獎作品”的宣傳語印在了書封上,當時布克獎評委還對此予以否認,表示入圍書單仍舊在考慮當中。

  阿特伍德獲獎的小說名為《證據》(The Testaments),正式出版日期為2019年9月10日,是小說《使女的故事》的續集作品。

  近幾年,憑借美劇《使女的故事》的火熱,阿特伍德從一位普通的國民作家成為世界知名的文學明星,考慮到《使女的故事》是一本早在1985年便已經出版的小說以及當時并未受到過多的關注度,這個戲劇化的反烏托邦故事在今天的流行,證實了影視改編在影響力上已然超越文本。作為一本反映了極權與女性主義的小說,《使女的故事》借由電視劇改編后,在21世紀重新引起的共鳴,或許也能證明我們當下時代的氛圍正在發生變化。

  《證據》在美國發行的第一周,便售出12.5萬冊。

  《遺囑》的情節發生在《使女的故事》十五年之后,敘述的主人公變成了莉迪亞嬤嬤。另外兩個主要人物是阿格尼斯和黛西,她們都是奧芙弗雷德撫養的女孩。奧芙弗雷德繼續登場,但她只說了三句話。她在基列國里成為了國家公敵和恐怖分子。莉迪亞嬤嬤雖然站在了基列國的政治圈中,依舊有著冷血強硬的舉措,但在內心,她發生了改變,開始逐漸試圖在基列國的系統中尋找公平、正義與同情心。

  著名書評人美谷角智子在《紐約時報書評》撰文,認為“阿特伍德作為故事的講述者,保證了故事能夠在沉浸中快速發展,既敘事又不乏激進”,“阿特伍德在《證據》中用令人信服的方式描寫了莉迪亞嬤嬤這一人物的復雜性”,“以狄更斯的方式描寫了戲劇化情節,但它又具有哲學的回響”。

  在獲獎后,瑪格麗特·阿特伍德表示,“讓我這么大年紀的人來贏取這份獎金,實在是太尷尬了。這會阻礙那些有志于文學的年輕人進入公眾視野的大門,相信我說的,我現在真的覺得十分尷尬”。她認為年紀太大,布克獎給她的這些錢也沒地兒可花,她將把25000英鎊的獎金全部捐贈給加拿大土著慈善機構,在此前,阿特伍德便曾與當地民族領袖哈利·圣丹尼斯有過合作。

  而另一位獲獎者伯納丁·埃瓦里斯托對于能和阿特伍德共同獲獎這件事情表現得十分興奮,她也是自布克獎1969年成立以來,第一位獲獎的黑人女性。

  伯納丁·埃瓦里斯托

  “我非常高興能夠和一位如此了不起的作家分享這項大獎,我真的很興奮。”她說道,“但我不是在單純地考慮共享獎項這件事,我更多地是在考慮我出現在這里的事實,以及這個獎項會對我和我的文學生活帶去什么影響。考慮到過去幾十年里的種種困境,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伯納丁·埃瓦里斯托于1959年出生于英國倫敦,目前已出版8本小說,是倫敦布魯內爾大學創意寫作教授及皇家文學學會副主席。她長期呼吁將多膚色作家和藝術家納入文藝討論,在上世紀80年代,開辦了英國第一家黑人女性劇院公司,并在1995年的皇家音樂廳中組織了首個黑人劇院會議。

  《女孩,女人及其他》于2019年5月2日由企鵝出版社出版。這本書契合了作者一貫的文學追求,以多視角的方式敘述了12個英國黑人女性的故事。它對于當下西方所處的民族狀況做出了回應。有評論表示“在描寫現代英國這一點上,沒有人能和埃瓦里斯托相提并論”,這一點能從她書寫英國黑人女性的方式上得以體現。

  在書中,一位女同性戀的社會主義劇作家艾瑪通過互聯網來確認自己的性別取向。其他角色在某天夜晚抵達了同一家劇院,但人們只在推特上展開爭論與交談。這本小說不僅反映了女權主義,也反映了現代生活中的焦慮,人們交流與確認自我的方式已經發生改變。在每個小說的結尾,埃瓦里斯托也都賦予了一個溫馨的結局,讓人意識到情感與互相團結的重要性。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