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屆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召開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19年10月22日

作為中國二十世紀的偉大作家,巴金寫下了近三十卷的皇皇巨著,更留下了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

今年是巴金先生誕辰115周年。10月19日至20日,由中國作家協會、大連大學、南方文壇雜志社、巴金研究會、巴金故居聯合主辦的第十三屆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大連召開。與會者暢所欲言,有從文本書寫探討巴金的“五四精神”,有從手稿書信研究巴金的書法功底,有從影視音樂劇改編分析巴金原著的演繹……全場共40余個學術分享,立足文本又超越文本。

今年的“第十三屆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青年論壇”也評出一等獎1名、二等獎2名,三等獎3名,鼓勵獎若干。左起依次為:陳詩瓊、熊靜文、操樂鵬、趙丹、許海洋、朱厚剛。大連日報社供圖

《隨想錄》的價值不在于華麗,在于樸素

在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毛時安看來,巴金為所有以文字為業、以文化為業的人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財富,就是巴金現實主義創作思想中最核心的理念,是他晚年無數次大聲疾呼的——“我為讀者寫作,我把心交給讀者!”

毛時安說,巴金晚年用剩余的全部生命寫了一部五卷本的大書《隨想錄》。提煉全書的核心思想就是三個字:講真話。“他在《隨想錄》中為自己曾經言不由衷的謊話羞愧、懺悔,堅持把內心的郁結的真話,傾訴給讀者和他生活的世界。《隨想錄》的價值不在于它華麗,而在于它的樸素。不在于它藻詞,而在于它的真實。”

“他以《隨想錄》深情追憶身邊的人物和流逝的往事,從中深刻地總結、反省了我們在艱難探索新中國建設過程中的經驗、曲折和教訓。這是一個思想老人、文學老人在生命夕陽下的精神沉思和內心獨白。這份沉思和獨白融鑄著他豐富的人生和貫穿其一生的單純的理想。它同時閃爍著現實主義思考和理想主義追求的光彩。為新世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提供了一份極其寶貴而難得的思想資源。”

“限于每個講話者觀察社會的角度、立場、知識儲備,許多貨真價值的真話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巴老自己也對有些指責者坦言: ‘我所謂真話不是指真理,也不是指正確的話。’”毛時安認為,“只有在對話中,有點矛盾的各種真話,才能通過 ‘互補’給出廬山真面目。雖然真話不等于真理,但真話是走向真理的起點。為此,我們必須講真話。或者,起碼如季羨林先生說的那樣,真話不全說,假話全不說。”

友情和文學,是巴金一生的兩個關鍵詞

中國現代文學館館員王雪從20世紀40年代巴金致沈從文的三封信談起“巴金理想的日常化”。她也提到了巴金的“真”——沒有所謂的“里子”和“面子”。“書信本是一個作家的 ‘里子’,巴金的 ‘里子’卻可以外穿。他愿意袒露自己的心靈,愿意讓讀者看到它、了解它。”

在《溫暖的友情——巴金與友朋來往手札展》中向公眾亮相的巴金寫給沈從文的信

據推測,巴金給沈從文的這三封信分別寫于1942年4月16日、1942年6月4日、1944年12月14日。其中一封在巴金故居所辦《溫暖的友情——巴金與友朋來往手札展》中正式向公眾亮相。王雪說:“細察這三封情意濃濃的信札,兩個關鍵詞躍然而出:一是友情,一是文學。這也是巴金一生的兩個關鍵詞。”

再結合巴金的生平與創作,王雪發現友情與文學是巴金在踐行“理想日常化”過程中用來跟世俗和自我戰斗的工具。理想日常化有兩個內涵,一是強烈地追尋理想,二是將其注入日常生活中。因為童年記憶帶來的“恐懼、罪感”,巴金選擇兩種方式來解決自己人格上的巨大矛盾:一是調和人道與享樂,給自己留出退路;二是高揚理想、信仰來拯救自己的軟弱。

“到了中年,巴金轉而去追尋自我,實現自己人格的成長。理想與現實相觸的結果,不是將理想作為幌子裝飾自身,而是在改造世界和與完全功利世俗之間,在重整群體生活和解放個人生趣之間,以自我人格的修養為寄托,將理想人間化、生活化、日常化。這造就了巴金 ‘軟弱’而有韌性地反抗權威的姿態,也是巴金在當下仍能與時代 ‘接合’的原因之一。”

1945年抗戰勝利后,《打聽陸蠡的消息》在大公報刊登

人民日報資深記者、巴金研究會副會長李輝也現場披露了《打聽陸蠡的消息》(1945年)、《巴金致負責同志》(1958年)、《關于嚴文井的材料》(1967年)、《關于印度駐上海領事館招待會的一些情況》(1969年)、《巴金同志談<中國文藝工作者宣言>起草經過及其他》(1978年)等巴金相關資料。這些資料難得可貴,人們可從中一探巴金工作之認真,為人之嚴謹、待人之真誠。

寄希望于青年力量,將巴金精神延續下去

在與會學者就豐富史料展開交流的同時,大連站《溫暖的友情——巴金與友朋來往手札展》也在大連市文博藝術館開啟了。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在開幕式上表示:“因為有這個展覽,我們能夠看到文人大家之間的交流,這些交流對他們的生活及創作都有潛在的、至關重要的影響。這其實也是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以及巴金學術研究的重要項目之一。通過展覽,我們也希望能夠為學者們提供新的角度、新的材料。”

自第八屆起,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每屆均設置青年論壇。今年的“第十三屆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青年論壇”也評出一等獎1名、二等獎2名,三等獎3名,鼓勵獎若干。操樂鵬、趙丹、熊靜文、許海洋、陳詩瓊、朱厚剛等獲獎青年代表也在會上發言。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巴金研究會副會長李存光感慨,從1989年到2019年,巴金研討會舉辦了十三屆,走過了三十年。和八九十年代的巴金研討會相比,現在會上的年輕面孔明顯多了。

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子善說,改革開放后巴金研究史上第一本由青年人寫的研究專著是陳思和與李輝在本科學習期間合著的《巴金論稿》。 “這些年下來,巴金研討會在眾多現代作家研討會中形成了自己的特點,就是堅持青年論壇,他們很強調讓年輕一代閱讀巴金、研究巴金、闡釋巴金,這很重要。老一代的前輩們像王遙先生他們已經去世了,我們要寄希望于年輕一代。所以巴金研究會這個特色要保持,每次都要有青年論壇,而且要越辦越好。年輕人正在成長,正在成熟。”

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巴金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周立民表示:“巴老是一個非常有理想的人。除了提倡講真話之外,他也是埋頭苦干,踏踏實實的一個人。我到巴金故居之后感受特別深,因為到巴金故居之后近距離接觸巴金先生遺物,他的仔細、認真、嚴謹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包括他對一些資料的保存、整理和處理。所以,我們今天能拿到這樣一份遺產,是巴金先生精心留給我們的,并非我們有能力做到了什么,我們其實能做的只是一點點。但是,我們要努力把這一點點傳播開來,傳承下去。”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