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新:寫作是沒有終點的馬拉松比賽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受訪人:周大新(作家) 采訪人:夜雨(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

  問:茅獎作品《湖光山色》2006年出版至今已經10余年,一直在持續出版,您自己怎么評價這部作品?

  周大新:《湖光山色》為鄉村社會提供了新的認識的角度,讓大家感受到鄉村社會在新世紀的變革和變化,這在農民心頭引起的震動非常大。

  作家寫作往往是對生活中的不滿意之處發言,我對鄉村生活的變革,在書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呼吁鄉村基層組織要清正廉潔,呼吁做好監督工作,呼喚人與人之間的愛意,主人公暖暖的名字也寄托著我的理想,希望人們能更多地給對方關愛。每個人愛家庭、愛故鄉、愛國家,社會就會宜居。湖光山色是一種自然景觀,景觀的美需要人間的美來維護。至今讀者依然喜歡它,我很高興。

  問:《湖光山色》一書的最新版有修訂嗎?

  周大新:我的書不修改。書一旦出版,就是獨立的生命體,表明的是那一個時期的創作狀態和水平。今天修改,就代表今天的心情和今天的狀態,修改反而破壞了作品的完整性。

  問:很多人認為茅盾文學獎是作家終身成就獎,您怎么看?

  周大新:獎項對作家當然很重要,這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一種認可。但對作家來說,寫新作品、開始新的創造最重要。

  問:您一直在持續寫作,哪怕在獲獎之后,如何保持創作的熱情?

  周大新:我喜歡寫作。我這一生想干的就是這一件事。我把創作比作一個沒有終點的馬拉松比賽,一個作家最高興的時候是拿到新書那十來天,但很快就要進入新作的構思和寫作中,一直寫到死才作罷。創作其實非常艱辛,我如果不喜歡,就不會寫下去。而且我對自己的要求是,每一部都不重復自己。我寫的時候,不會考慮書會不會火,認真寫就好了,就把自己想說的、想寫的都寫出來。我還有3年70歲,我的寫作時間已經很少了,要努力再寫一部長篇小說。

  問:您最近有什么樣的創作計劃?

  周大新:我寫的比較慢,每天寫3~4個小時。寫長篇小說太累,必須讓自己休息。作家要愛惜自己的身體,要科學安排時間,要鍛煉,比如散步。寫的累了,我也看電影,《魅影縫匠》是我近年看到的不錯的片子。

  問:您平時除了寫作,還讀其他人的作品嗎?

  周大新:我主要讀外國文學。會在書店買,也會在網上買。但我經常發現按照廣告購買經常名不副實,所以選書要慢慢選。讀書是享受,對于好作品會讀第二遍,看作家怎么寫。

  問:現在是一個多媒體時代,作為作家,您認為如何吸引讀者到文字閱讀上來?

  周大新:從讀書中獲得的東西,跟看影視不一樣。文學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往往只從書里把一些故事和人物形象取走。作家在文學作品里的思考,對生命的、人性的、人生的、社會制度的、人與自然界關系的思考等等都被剝離掉了。一個作家必須是思想家,其思想是通過文學作品來傳達的,讀者從文本中所獲得的,遠比影視要多的多。而且文學是一種語言的藝術,小說家的語言,本身就有一種美感。這種美感在影視作品中,基本已經消失了。

  問:每一部作品都是作家精心醞釀的,您的這些作品當中,最喜歡哪部?

  周大新:去年發表的小說《天黑的很慢》。我為什么寫一個73歲的退休法官和護工的故事,是因為我正面臨衰老。中國社會的老齡化問題嚴峻,而且作家也不能缺席對社會問題的發言。

  年輕人想的是怎么買房子、怎么養孩子、怎么掙錢,我想的是,什么時候牙掉了,什么時候耳朵聽不見了,什么時候心臟出問題,什么時候會得癌癥,這種對老年的恐懼一直壓迫我,并寫下這部書。寫完以后,我的恐懼減少了、稀釋了。大家有空可以讀讀。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